有声第230期 | 死亡,世上最公平的事【生活随感】

点击播放键收听音频

How scared of death are we really – and how does that affect us?

作者 | 舒舒

播音 | 舒舒

2021/10/18

1.死亡,是这世上最公平的事?

近日来连续听到几个熟识的人去世的消息。

一个初中的同学,四十出头的年纪,被病魔折磨了很久,最终医治无效。

一位幼年时代认识的阿姨,年龄上还不能算作我的长辈,在她骑着摩托车穿过马路的时候,与一辆卡车相撞,在被救护车送去医院的途中就去世了。

另外有一个我不认识的,是妈妈身边的姐妹的老公,竟然在修理碎石机的时候死在机器里面,因为一个工友不小心错误启动了开关……

疾病、事故、灾难夺去人的生命总是会让我想到这一段话:“他们如生长的草,早晨发芽生长,晚上割下枯干。” (诗篇90:4-6)不管一生度过多少年岁,不管最后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,若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离开世界之前回顾自己的一生,可能都会说:“就像一眨眼,真是太快了”。

死亡似乎总是来得太快,有时也很悲哀、很苍凉、很让人愤怒,例如切尔诺贝利的居民所遭受的一切。

1986年4月26日,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,上万平民因放射性物质受到感染或致命,数万亩土地被污染,切尔诺贝利一夜之间化为废城。事故发生后十年,著名记者阿列克谢耶维奇(Svetlana Alexievich)深入事故发生现场,历时数年,访问了超过500位幸存者。这位勇敢的记者荣获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。在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(Voices from Chernobyl)一书中,她记录了一位村民的话:

“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事情。没有人能逃脱死亡的纠缠,所有人最终都将回归泥土——善良的人,残忍的人,有罪的人,除了死亡,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公平的。”

“Death is the fairest thing in the world. No one’s ever gotten out of it. The earth takes everyone – the kind, the cruel, the sinners. Aside from that, there’s no fairness on earth.”

2.死亡是否公平由谁来定?

其实,细细想来,“人人都必定经历死亡”这个事实从宏观的角度看是公平的,然而从每一个经历死亡的人和他们的亲人的角度,又会怎样呢?

一个被绝症折磨而死的孩童的父母看着另一个寿终正寝的老人,会不会觉得公平?

一位乐施好善、正直负责的好丈夫好父亲,在事业如日中天的壮年飞机失事身亡,深爱他的家人会不会觉得公平?

一个恶贯满盈害人无数的罪犯,在法网外逍遥享受,最后还在睡梦中安然死去,谁会觉得这很公平?

所以,“公平”是一件不容易厘清的事情。

关于“公平”,百度给我们的解释是:“处理事情合情合理,不偏袒某一方或某一个人,即参与社会合作的每个人承担着他应承担的责任,得到他应得的利益。也指按照一定的社会标准(法律、道德、政策等)、正当的秩序合理地待人处事。”

这里我们会看到,“公平”牵涉到制定标准处理事情的一方,以及在这个标准中行事的一方。那么由谁来制定标准才是公平的?这个标准又是否真的会让所有人感到公平?

比如,为了让“变性人”(或者压根没有经过任何变性手术只是自认为属于另一性别的人)觉得不被歧视、觉得被公平对待,美国近几年在某些地方当真出现了让他们自由使用厕所、更衣室的情况,这个政策对所有人公平吗?

总之,当我们开始讨论“死亡”这件事是否公平的时候,首先就说明我们已经承认在这件事里面有制定标准的一方,有按标准被对待的一方。接着我们可以再继续思考,制定标准的是谁?是谁决定人人都要死亡?为什么呢?你有没有曾经为某一位深爱的亲友去世而觉得不公平?那时你在向谁抱怨?……

3.地上的公平确实极其有限

如果人的生命出现在宇宙之中纯属偶然,死亡顺理成章也成为偶然,没有意义可言,也没有公平不公平之说。

那对于相信生命尽管短暂却也一定有其意义、绝不是偶然产物的人来说,又该如何看待“坏人享福又长寿、好人受苦又短命”这样好似不公平的结局?

我想,生命因为被造而被赋予意义和目的,那么我们讨论公平或不公平就要从造物主的标准来看。当我们说“好人”“坏人”“享福”“受苦”这些字眼的时候,与判断公平一样,就已经融入了许多个人主观的因素,都是从我们自己的标准出发。如果你相信有一位造物主,祂的标准肯定和你的不一样。你所认识的好人可能心中藏有许多的罪念是你所不知道的,你所厌恶的坏人可能也有闪光的地方是你所不见的。表面上吃喝享乐风光无限的“福”不一定给人带来内心的平安,而饱经忧患苦难的人所结出的生命的果实也不一定是你所能见的。

另外,正如黄小石长老曾经说过的:很多问题难解,是因为我们把公不公平的公式,都写在坟墓的这一边而已。“如果生命只停留在坟墓的这一边,没有把坟墓的那边也考虑进去,若没有属灵的层面,没有超自然的层面,只有在自然中间看到存在的话,当然会有疑问了。方程式等号的两边不能只写在坟墓这一边,一旦你把这界限拿掉,这不平的疑难也许就可以有道理了。” (摘于《真理的追寻》)

无论如何,我同意那一句“there’s no fairness on earth”,从我们有限的眼光看,在这地上真没有什么公平可言。

人人都有一死,这让人觉得公平。但死亡的方式有时又显得那样不公平。当我们在地上找公平,常常会失望至极,在哪个角落你都会发现不公。所幸,死亡不是终局:

世人都犯了罪,亏缺了*神*的荣耀 (罗马书3:23)

罪的工价乃是死 (罗马书6:23)

人人都有一死,死后且有审判(希伯来书9:27)

因为人所做的事,连一切隐藏的事,无论是善是恶,*神*都必审问。(传道书12:14)

这世上一切不平事在祂的公义和公正里都会找到终极答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